置顶推荐

惠州酣客公社酒窖开业

9月9日是惠州酣客酒窖开业的大喜日子!这是惠州的第一个酣客酒窖,同时...

2016.10.17

注册成为立宪酣客

高逼格,立宪酣客官印一枚(200g、纯铜官印、印面刻字为“立宪酣客”)

2015.05.24

阅读正文

酣客公社:FFC模式
来源:酣客酱香酒  发布日期:2014-11-01 16:49:12  浏览次数:


 

 

【WWW.HANKEHZ.COM 酣客公社】


王为精彩课堂语录——


1、沃尔玛、家乐福,35%的扣点,那是反人类……放在后工业时代,或许无所谓,放在互联网时代,那就是“大妈跟少女抢老公”——人家是青春无敌白上床,你是人老珠黄还要天价彩礼。


2、雅诗兰黛兰蔻倩碧……互联网来了,还端着架子卖天价,那不是暴利,而是反人类。


3、每个男屌丝,都应该轻轻松松地喝到比茅台更好的酱香型酒;每个女屌丝,都应该随便消费奢侈品,因为FFC也是“Fuck Price,Fuck Channel,操Deception”。


4、广东不需要马云,因为阿里巴巴系是唱着革命反革命,打着红旗反红旗,天猫现在的费用不亚于家乐福,这是典型的“出了虎口,又入狼群”,“与混蛋刚离婚,又嫁给了流氓”……每个企业家只要在心理装上互联网基因,你就是马云。


5、微信上不比商场人多吗?7亿人的大商场,你见过吗?7亿顾客,又没人收你的条码费、堆头费、促销费……你不来微信做FFC,你傻吗?


6、谁都知道广东货好,连彭丽媛都用广东货,但没有互联网基因,广东货就是白好!小姐品质,丫鬟身价,快点FFC,把欺负广东的传统商业成本都Fuck掉。


7、商业耍流氓,那是在后工业时代,就像是解放前可以三妻四妾,现在再耍流氓,人民肯定专政你,哦,人民民主专政不容易,但网民民主专政,那是很方便的!FFC就是网民民主专政。


8、什么叫酣客经济?什么叫FFC?——粉丝共产主义!


9、B2C、C2C都是飘过的浮云,FFC连to都不需要,因为to是动词,B也罢C也罢,还得专门to一下,挺麻烦的!粉丝就在顾客中,所以,FFC连to都不需要,直接C,F本身就来自C,本身就是大C。


 


王为精彩问答:很多童鞋对于“自己的传统企业升级互联网”有很多新鲜的问题,在此一一回答下:


1、对于没有互联网化的企业来说——互联网产业、互联网企业、互联网生意、互联网管理、互联网生活,这五点,应该先进行什么?    王为答复:互联网生活和互联网管理,因为,这是走!互联网生意是跑!互联网企业和产业,那是飞,先学会走,再学跑和飞。    2、广东制造业企业,最近的互联网财富升级通路是什么?    王为答复:第一、迅速开通网上销售,哪怕是教训,都是珍贵财富。第二、企业和企业家自己互联网化,推动企业全体人员的互联网意识。第三、在【互联网基因】上更深刻更本质的钻研,这门学问,是未来20年,不败的根源。    传统,迟早要被互联网彻底狙击。所以,必须尽快【更深刻的掰开揉碎搞透】,以转换身份,由【被狙击者】转换成【狙击者】。    3、上市和上网,哪个重要?    王为答复:华为不上市、修正也不上市......上市无好坏,适合则上,不适合则不上;危险的是【渴望上市】的渴望,不应象多年前的【企业蒙昧】那样,把上市神话、玄化、放大化......现在,资本市场的边际效应已经很小,机会成本却已经高过天。    上网,则是必须的。喜欢,你也要上,不喜欢,你也要上。因为,人类的存在形态,已经彻底网化,手机已经变成人的器官。在人类的器官层面,进行经营和营销的植入,这是不需要思考的战略。况且,成本而言,上网几乎没有什么硬成本。    4、广东企业升级为互联网企业,见效最快的是什么?    王为答复:见效最快,是首先【电子商务】做起来,电子商务的【精益化经营】,是没有悬念的,是降维攻击竞争对手。但彻底的企业互联网变革,未必是电子商务,而是从内在基因上,彻底导入互联网基因。

3月1日,广东民企上市培育研修班特邀酣客FFC模式创始人王为先生,讲解互联网与新经济。

王为先生说——现在大家津津乐道的“互联网思维”,其实只是互联网现象。对于传统的中国企业来说,互联网思维,就像是“看电影影评”,通过看电影影评,成为导演,这是很难的。在全球范围内,互联网企业的成功率仅有0.1%,大大低于传统企业的成功率。因此,如果让传统企业轰轰烈烈的靠互联网思维走向升级,无异于一场互联网大跃进。

对传统企业真正有效的,不是互联网思维,而是互联网基因!也就是企业互联网化核心的顶层设计和内在机理。

互联网经济的人文核心,是粉丝经济、惊喜经济、超越现实的商业革命。因此,王为先生对于未来的互联网商务模式,提出了自己的创新之举——FFC(Factory  &Fans  to Customer )模式,即“工厂+粉丝+顾客”。

FFC模式对应的商业哲学,是酣客经济——由粉丝、极客主导的新商业逻辑。酣客,就是酣畅的消费者。王为认为——由制造商、渠道、代理、终端构成的传统商业链,是后工业时代的产物,在互联网时代,手机已经成为人的器官,传统商业的高价格、高渠道成本、商业霸权……已经成为“反人类”的商业障碍。

与B2C、C2C不同,FFC强调了粉丝在商业经济中的主导作用和商权价值。F+F的核心,是粉丝替代渠道成为商业传播的轴心,而工厂与粉丝的无缝链接,使工厂的大规模定制称为可能。在“粉丝创造高价值卖点”和“工厂大规模定制个性化产品”的基础上,以微信和移动互联网为核心的物流资金流,给消费者带来的是不可估量的全新消费价值。

 

王为认为,工厂的制造和管理成本,是很低的。但商业和渠道加价,是零售价格中最高的比例,这是后工业时代的商业模式在互联网时代最大的反人类性!关于制造管理成本——一瓶茅台酒,不会超过150元;一只ZIPPO打火机,不会超过30元;一瓶雅诗兰黛的护肤品,不会超过几十元;一瓶海飞丝洗发水,不会超过20元……因此,只要有了粉丝和移动互联网的介入,在FFC的背景下——

所有消费者的高端奢侈品的消费,价格都将大幅下降;

所有酒鬼,不论是屌丝还是高富帅,都可以轻松喝得起比茅台飞天更物超所值的酱酒;

所有女人,都可以轻松消费品质超越雅诗兰黛、兰蔻、海飞丝……的日化产品;

所有家庭,都可以轻松消费最高品质的厨房用品;

所有顾客,都将成为酣客——酣畅轻松地随心所欲的惊喜消费;

制造商和消费者,都将进入正向的商业循环,消费和生产,也都将摆脱传统商业的成本魔咒,远离渠道黑洞和终端霸权。

商权再造,拉动消费,实体经济,也都将因为FFC模式更加和谐顺畅。

FFC模式,是B2C、C2C之后的新的互联网商业模式。B2C和C2C,对于价格惊喜和品质个性化的作用是有限的,互联网的商业价值,绝不应该只是价格降低,更大的社会学意义在于“品质的卓越和产品个性化”。极致的“价格惊喜”和“品质惊喜”,必然来自第三代的互联网电商模式——FFC。

课堂上,王为先生现场为我们解读了广东经济的“互联网惆怅”——广东经济,建立在大规模高品质的制造业基础之上,但在人民币升值、商业霸权、互联网崛起的时代,广东经济遭遇了外贸受阻、内贸被商业绑架的腹背受敌的尴尬。互联网,在北京、上海、浙江这三大甜区的强势围攻之下,广东的互联网经济,实际走进了“角落”。即时通讯和社交巨头腾讯,虽然身在广东,但腾讯的互联网生态链,对广东企业的带动,似乎并不像阿里巴巴对于浙江经济的拉动那样深远,乃至于省委省政府经常感叹——广东为什么没有马云?

 

王为调侃说——我既没有野心,也没有实力成为广东马云。但FFC一定可以成为广东互联网经济的新特色和大引擎。因为淘宝围城、天猫霸权已经证明——马云式的互联网思维,打破了旧垄断,却形成了新垄断,靠淘宝集市店崛起、收获民心,然后再用天猫的“雁过拔毛”式的费用和眼花缭乱促销费用、引流费用、第三方费用……形成新的互联网商业霸道,这是“喊着革命反革命,打着红旗反红旗”。

FFC模式,最大的霸主是消费者中的酣客和极客,以酣客和极客为核心的意见领袖是最绿色、低碳、公平、可持续发展的互联网商业力量。这种“颠覆旧商霸,消费者利益最大化,个性化大规模定制”的互联网商业逻辑,最符合广东经济的饥渴和底层设计。

课堂上,王为不忘自我调侃,把他特立独行推广的8条互联网基因,戏称为“王八点”。让这堂以“传统企业的互联网升级”为核心的学术课程,成了笑翻天的劈开脑袋子毁三观的无节操大课。因为干货太多,新思维纵横,导致课程笑点和尿点都逼格超高——超多的干货猛料、被迫无限拉长的课程、爆笑的吐槽卖萌式的内容……让以中年人为主的广东企业家学员的肾脏和膀胱,受到超级挑战。

最后,把王为调侃自己的FFC酣客经济的超级干货“王八点”,为大家摘录如下。

我们语音整理了王为先生的主要观点和“王八点”的精华——

(下列文字,根据现场录音整理,或有错别字)<

    王为的互联网基因观点——

1-互联网时代,你的机遇在哪?

雷军说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,在中国需要顺势做大事,那么2014,风往哪吹?

2014年,第一阵风是移动互联网,第二阵风是中国经济到了谷底被迫转型升级,还有第三个更可怕的,就是万恶的“人民币贬值”和“地方债大规模到期”,这几件事情会导致我们今年会更惨。体现在各位的就是14年将会是企业破产最多的一年。

为什么我讲互联网基因要把这段讲的很清楚呢,你绝对不是一个静止的形而上学的学互联网的人,你是一个要面对工资、面对财务报表的实业家,我看我们班基本上都是做制造业的实业家,所以你要知道互联网基因是干嘛的,就是让你变成2014年这个风口的“猪”,这才做互联网基因。

我们现在已经倒下的企业:诺基亚、索尼、摩托罗拉,我相信这些企业比在座的企业要牛逼得多,这些企业要么已死,要么垂死,要么等死。微软这家公司我们可以打个赌,我用投资的眼光给大家分析,现在往前走的方向就是死亡,因为它代表了80年代的PC思维,比尔盖茨和盖尔默的脑子里装的都是PC。

我觉得广东的企业,你要的不是互联网的思维,是互联网的基因,这个基因是什么呢?这么说吧,办互联网企业的成功率千分之一,而企业拥有互联网基因,那么成功率基本是百分之百。因为互联网基因是这个社会基本的新生存法则。

你们做工厂、做企业,我一看教室门口停的车就知道大家都是曾经辉煌过的人,不管是早还是晚。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,过去感觉很好的方法、引以为傲的东西到现在不灵了?为什么会这样呢?就是互联网基因这个东西没引起重视,总是去听微营销课,那是互联网现象、段子,跟你的企业无关,你也很难学得会。

2-互联网基因之王八点!

超越现实——而非满足需求。

大核生存——而非以自我为本。

创造信用——而非使用信用。

生态竞争——而不是供应链竞争。

去中心化——而非夜郎自大、老子第一。

忘记品牌——开始粉丝化、人格化的生存。

忘记客户——开始重视用户。

忘记市场——市场已经消亡。

垂首默念,铭记于心,王八点——互联网基因的宝典啊!

我们过去做一件事情,做企业、做服务,基于什么?市场的需求。我们认为企业为什么能活,就是市场需求。基于需求,是这个社会的特征。互联网带来的最大改变,是它变成了人体的器官,所以他把我们做企业的价值观、方向给改变了。我们为什么做这个杯子呢?因为人类要喝水,这个杯子质量好、性价比高?现在不是的。

互联网已经彻底改变了这一点,王八条第一点:超越现实,而非满足需求。不再基于需求,而是基于创造惊喜,超越的价值。物质生活的极大充裕,让我们在买被子的时候不再仅仅想到需求了。

你为什么学习,你怕落后;你为什么结婚,你怕孤独。人类95%的行为动机是基于恐惧,所以恐惧是人类需求的本体。我们过去传统经济都建立在人类需求的基础上,这个需求的社会性心理是恐惧,但是互联网开启了新世界。大家有没有发现70后是储蓄能力很强的,90后都是败家子,他们是有多少花多少,你有没有发觉90后的恐惧心比我们低,70后是沉重一代;80后是苦逼一代,90后傲娇一代。

你说是人类退步了吗?不是的,是人类的行为动机基于恐惧驱动这个方向变了,现在是什么驱动呢?比如尼康出了新款相机,我就买尼康;象棋我就要买旧的,买名家用过的,这旧的它还比新的贵啊,但我还就要抢着买。这种消费的动机是爱!是极致的爱!

人类行为动机在现在发生了巨大的转变,由恐惧转化成了“我就喜欢”,这个大动机对于你们的挑战最大,你们现在脑子里都是需求,我告诉各位,互联网时代需求没了,追求大于需求。

我们传统商品两万种,互联网把人类产品总量增加到16亿种,互联网背景下因为个性化把人类的行为动机从恐惧转化成了爱,所以广东制造业的出路在哪里呢,就是大规模定制,大规模个性化的制造。

第二点:大核生存——而非以自我为本。整个世界都呈现一种基本的状态,企业与企业的竞争,彻彻底底变成了生态链与生态链的竞争。

分析一下腾讯,腾讯这家公司幽默在哪里呢,他们没有什么产品啊,那他们是怎么走到今天的呢?最早他们是抄袭OICQ,做了一个QQ;但是当时最主流的是MSN,QQ都是一些小孩来打游戏的,为什么QQ越来越主流呢?因为打游戏的小孩儿会长大的,所以说不是QQ的逼格高了,是打游戏的小孩成主流啦。

什么叫大核,这是一种生态。现在有几个不亚于微信的东西,易信、来往,但微信还是主流。QQ这颗大树已经大到把整个80后、90后一网打尽,把中国人的身份变成两个,一个是公民一个就是Q民。互联网的业态他基本都做过。现在很多平台,在网站注册是可以用QQ登陆的,QQ已经不再只是腾讯的了,他似乎变成了全人类的,这叫大核生存。

所以企业没有企业了,只有生态链,做互联网你就要想怎样打造生态链。这不是你办个微信公号,每天发广告就可以的了。互联网时代没有企业与企业的竞争了,只有生态链与生态链的竞争,你的成功法则就是把自己变成生态链中的一环,要么创造生态链,要么加入一个生态链,成为其中的一环,否则你就是孤魂野鬼。

第三点是创造信用——而非使用信用。一切商业的本质就是信用。传统商业的信用已经被透支光了,央视不再被信任。为什么传统企业必须互联网改造呢,因为传统商业走到今天它积累的反人类的东西太多。

在美容业,美容院把自己称为专业线,把商场超市称为日化线,日化线有不可战胜的潘婷、海飞丝等,我们只能在国际大品牌的压迫下价格低一点、品质不能差;到了专业线,其实实力更差,但是他的价格比日化线更高,因为美容院进货折扣低。美容业为什么成最穷行业呢,因为它的信用已经被击穿了,所以现在很多传统行业不是生意做不好,而是信用被击穿了。

现在的社会信用已经从集团信用转向了个人化,这是一个人格化的品牌时代,用粉丝和极客的力量创造信用,这是一套全新的规则。在这个缺乏信仰、精神空虚的时代,大多数国民不去教堂、也不去寺庙,所以大家该相信什么呢?大家相信极客的力量、粉丝的力量,相信在某一领域有研究的人。

商业,本质是信用游戏,传统商业信用已经被击穿,所以互联网绝不是卖货的问题,我们思考自己的互联网战略,第一件事情就是创造信用。

第四点:生态竞争,而不是供应链竞争。

说下微博,我们的微博粉丝有很多是僵尸粉,而且中国人“微品”太低,也没有什么微伦理。所以,生活是生态的重要一部分,这就是我们讲的微生活。

我告诉大家,我们全体员工上班不打卡,全都在微信里“打卡”。早上我六点多就从被窝里起床,让大家在微信里起来。我们想要得到评论,你就要评论别人,想被点赞,你就要赞别人。而且,我这里已经禁止点赞,禁止冷漠评论,禁止转发,禁止复制,在微博发一个广告就等于消灭一百多个粉丝,其实就是一切高大上都是吹牛B,一切伟光正都是傻B。

那么互联网要干嘛呢,我答案是黏性。什么叫黏性的微评微博呢?

意外、真实、具体、有温度——这才叫黏性。翻开我的朋友圈,回复一百条以上的,每个月都会有几条,很多微信的朋友圈,只有一两个朋友点赞吧。回复一百多条的都很少,为什么呢?因为粘性!现在的僵尸微信里都是什么呢,我告诉你,都是——心灵鸡汤,养生之道,广告,牛B人的牛B事和吹牛,转发这些,都会消灭粉丝、消灭关注,好心办坏事。

想用互联网,你就要要深刻了解互联网,首先做个合格的网民!大家中午可以打开天涯网,老王不吹牛——五年以来,我的散文是天涯短文的榜首;我还是“汽车之家”特斯拉论坛的坛主;我是70后,处女座,A型血,是一辈子的完美主义者,非得把自己逼得完美无缺,我也是新浪的元老博主……我讲这个是什么意思呢,就是你有没有真正地把自己变成一个互联网人。很多人都在讲粉丝经济,但,大多数都是叶公好龙!你这一辈子,你有没有真正粉丝一次?你究竟是谁的粉丝?什么东西叫血脉喷张?如果你没有真正当过粉丝,如果你没有真正地狂热过,你根本理解不了怎样让人追随你。如果你从来不粉丝,你不对一个事情狂热,就不可能有人狂热地追随你。这就是微生活,你要理解他,不能只在旁边看,要自己投入进去。

微生活之后,第二个叫微管理,比微管理更重要就是微生意,比微生意更重要的就是微企业,最后则是微产业。小品里逗趣说,‘我跟总书记差四级:总书记,省长,市长,县长,我。’那诸位跟马化腾则是差五个级别:微生活、微管理、微生意、微企业、微产业。我敢说我们班很多同学,连微生活的门槛还没有跨进去,还是婴儿学步阶段。

第五点是,去中心化——中心已经消亡。

去中心也叫去自己,一句话,忘记自己的所有牛B。这世界上的传统经济一定是我我我我,而互联网经济一定是他他他他。这里还有一种哲学叫利他经济——去中心,不是简单的去中心,说白了现在中国老百姓已经开明到什么时候都可以随便讨论,当然有些涉及到反思想的言论也会删除掉。过去人类为什么要有中心呢?因为人民在物质上短缺,精神上封闭。所以有一种人在中国上叫专家,70年代是专家的时代,因为大家全部物质短缺,精神封闭。当时就只有一个人民日报,只有一个电台,电视还得在树上装天线,只能看到两个半台,现在会觉得那些人是傻B吧,所以现在就需要把这个中心取消掉,现在这个社会一切都颠倒过来,好的都变坏,坏的都变好的,以前我们说“公知”的形象高大,现在你说他“公知”人家都会都会呸你,说你骂他。你瞧,“公知”这都变成了骂人的话。毛泽东时代说土豪都是骂人,现在说土豪的,却成了一种新风尚,见到土豪巴不得马上跟他做朋友。

这种变化是很明显的。最早九十年代时候,基本上工人都是七0后,我也是七0后,那时候到卡拉OK,唱的歌都是相思风雨中,忘情水呀,陈百强啊,张国荣啊,员工都会很礼貌,都很谦虚让我唱,他们在后面合唱。而现在的员工基本上都是90后,我发现他们唱的歌我基本不会唱,甚至很多情况是连歌都没有听过,以前一个人唱,我们还可以跟着哼,现在连哼的权利都没有,真是一个很悲催的感觉。

企业里如此,家庭也是这样。包括我儿子在内的小毛孩,平时跟我说话都是带那种哲学似的冷漠,去中心化成为我们的唯一选择。

去中心是什么?这不仅是人已经在改变,就是你脑子的价值观和评判的标准也要改变,我们都要变成泛众的一员。总结一下,我说的去中心,就是必须看到社会大文化的变革,把自己内心残存的一点点牛逼也去掉,把“独我”变成“群我”,把自己变成泛众的一员。

第六点,忘记品牌,开始人格化的生存

做企业未必就是做品牌。只要离开了后工业时代大背景,品牌毫无价值可言。大家可能不太理解。但是仔细想想,你不可能比索尼、柯达、诺基亚更强大吧?不是说品牌消亡,而是以另外一种形式存在。现在我们大家说到黄太吉一定想到郝畅,说到小米一定会想到雷军,说到iphone一定想到乔布斯,说到酣客一定会想我老王。这是因为,在后工业时代,创造产品的能力达到了巅峰,从生产到销售都达到了巅峰,物资不足过渡到物资过剩。你们看到工厂招不到人,但是产品还是过剩。

所以品牌还有什么用呢?三星连坦克都能做,可以买小米多少回,但是小米做手机,硬是把把三星弄得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。三星赞助了奥运会,世界五百强,品牌多响,但是小米为什么能够成功?很简单,80、90后不需要挂在神坛上的榜样,需要亲切感。比如说,李敏镐好在哪,我就不知道,除了腿比我长腰比我细,但是铺天盖地。所以说,要忘记品牌。

不是我们产品不好,而是缺乏温度。现在的新经济,首先要逼格很高,其次是要有温度。以前说顾客是上帝,但现在讲有温度,粉丝经营的就是温度。要心贴得特别近,这叫温度。

把自己放低,敢于自嘲,用自己娱乐所有人,到最后大家都会发现这个人是比较真实的有温度的。一句话就是,忘记自己,忘记品牌,人格化生存。

第七点,忘记客户——开始重视用户。

忘记客户!大家一听都崩溃了。没错,现在只有用户,没有客户了。你东西只要有一点不好,全民都开始吐槽,你的东西一点好,全民开始晒。

忘记客户,只有用户。用户就是产品体验者,雷军告诉我们,老总就是当好一个产品经理。产品经理只做三件事,先找痛点,再给产品找爆点,把产品做得好的尖叫点。想做大生意,就要找国民的痛点。

举个例子,雕爷牛腩的老板,也就是阿芙精油的老板,现在找国民的痛点——羊肉串,目前已经进行到封测。全国人民,我们看人家的羊肉串怎么做,逼格很高,具体到羊吃什么草,多少沙葱,一餐吃有多少立方米的灰灰菜才适合东方人的口感。找南疆穿羊肉串专用的红柳,在没出产品之前先在京郊种它几百亩,专门用来串羊肉,炉子也不是一般的炉子,碳也不能用一般的碳。所以,这产品不用想它都能火!

说回小米,它不一定能全面超越三星。但他创造标准,把极客扎到一块,节能在手机上战胜小米。全国剩余的不是极客的消费者怎么办呢?他就再创造一个测试软件——安兔兔,跑个分,用来评测,在小米大会上直接拿四五千的三星手机来跟小米比,三星的高端手机才取得2万多分,而小米3则有3万多分。重视用户,重视体验,切记!

第八点,忘记市场——因为市场已经消亡。

现在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市场。什么叫市,人类交易的地点叫市,什么叫场,人类交易的环境叫场。什么叫市场消失了,就是交易的过程和环境都分离了。所以就没有市场了。就在我们这个班级里,通过微信就可以轻松发起郊游AA制,而在过去我们需要班长、会计计数等人员。现在我们只需要在朋友圈上发一个郊游活动,就可以实现了。

市场在哪里?这就是市场!市场没了,有的只是扭曲力场。任何事情都需要一种力量。小米以前一分钱广告不做,怎么就活生生从三星这里抢走三百亿,就是依靠互联网的力量,也就是粉丝极客的力量,这就叫扭曲力场。

举例子,封建社会,你有地牛逼;军阀社会,有枪牛逼;解放后,你有权牛逼。但在扭曲力场的时代,拥有什么才是牛逼呢?资本、技术吗?不是的。互联网时代,扭曲力场的形成,是因为认知盈余。你打篮球我不能打篮球,这叫身高盈余,你身高比我高。你做金融我不能做金融,这叫专业盈余,你比我懂,我压根不懂。在互联网时代,资本技术都不要,靠的是全人类都有的认知,这就是为什么屌丝能够逆袭,因为认知盈余就够了。小米为什么牛逼,因为他们做的就是认知盈余的发烧手机、极客手机。

在互联网,大家在上面拼什么呢?一个富二代在现实生活中,开名车住豪宅,在现实中比屌丝舒服很多,但是在电子游戏里这富二代可能就是最菜的菜鸟,可能会被屌丝打得一塌糊地。屌丝在物理世界很苦逼,在互联网上很牛逼。很多人想不通为什么你有财富有地位,在互联网上就什么都不是了呢?这就是扭曲力场。什么都可能被改掉。因此你要什么进入互联网呢,你要思考你有什么盈余,不要只是认为卖货卖货卖货……没有那么简单的。

FFC——factory and fans to custom.广东的机会在这里

3-互联网基因的内核——SBB:复杂的东西简单化

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本质,必须基于强悍的广泛的social capital,通过稳定的Banding capital,实现最大化的Bridge capital的能力。基于Social capital通过Banding capital,把Bridge capital最大化。

根本性的本质的东西就是Social capital ,直译就是社会资本,这个社会资本呢,是基于认知盈余和人性法则在社会上产生的心理能量场。这话有点枯燥哈,我们现在把这个俗话反说,让人谈恋爱的网站成千上万,成功的就三个,世纪佳缘、真爱、百合——它们不就是撮合我们约会见面吗?它居然能成为上市公司,它们的立司之本是什么呢?就是我们这个社会上的大龄未婚女青年,当然也包括男青年,他们找不到另一半……这个事情可以成为社会资本,并且已经成为需求成为社会问题,这就叫social capital。

为什么淘宝会成功,因为中国人对廉价的好东西需求,这就是一种社会资本,花少钱买好东西,就是social。

新浪的Social是什么?新浪是做传媒的,我们过去想获得资讯,看电视买报纸,新浪的出现让我们不用买一块钱一份的南都啦,让我们拿着鼠标,可以实时的看到最新鲜的资讯,而且是彩色的,有动画、有图像,并且还免费,尖叫啊!这是人们对视野、资讯的解放而产生的一种Social capital。

这就是非物质性的基于认知盈余的全社会共同的心理能量场,每一个互联网的模型,一定要先思考你的Social capital,你必须先想这件事情,过去是顾客需求,现在必须上升为社会心理共振,互联网是干这个事的。所以说在座的企业家不是先盲目学人家,搞个微信、弄个账号,上淘宝上京东开个店,不是的,你要先想你的Social capital是什么?

我举个最简答的例子,咱们班的人建个微信群,咱们的Social capital是有意义的,但这个群可能只是前三天热闹一下,但之后就冷了。怎么把这个意义日常化这就是一种聚合资本,是应该思考的。

海底捞的social capital就是变态级的过度服务,满足了人们“渴望被伺候”的过度压抑心里。

互联网要以Social capital为基础,这是魂,根基和立世之本,Banding capital则是如何把用户带着互动起来,把互动和影响力变成钱,则是bridge capital的事情。这是很多广东企业疑问的,也是你要思考的。

我们是酣客模式的倡领者,中国已经建立20多个酣客组织了,酣客是互联网的消费理念,现在焦虑压抑的人越来越多,酣客崇尚粉丝经济、颠覆商业、商权再造三个理念。我们现在都晓得,广东人最知道,一瓶茅台,它的酿造成本可能只要100块,为什么卖那么贵?这是传统商业的反人类。

现在是粉丝经济。什么叫商权再造,简单说就是不应该通过天价的代理、渠道、经销商来卖东西。

酣客的本质就是FFC——factory and fans to custom.什么叫FFC?这是基于互联网彻底解放了人们对物质的想象力,今天你在淘宝能买到便宜货,但你能买到“想要怎样就怎样”的货吗,不能!因为B2C、C2C是没有原始创造力的,FFC就是有原始创造力的。因为它基于“工厂+粉丝+顾客”的模式。

工厂粉丝顾客——是终极适合广东企业升级的模式,广东今天受互联网影响这么大,就是因为我们的制造业太强大了,今天我们前面来了几只老虎,第一只是人民币升值,第二只是商业结构让制造商变得最受欺负最可怜。渠道霸权是反人类的,因为它属于后工业时代。电商最终就是FFC粉丝工厂模式,可以让custom实现大规模定制。

广东缺乏互联网空气。北京有个车库咖啡,全中国最有理想的极客和创业家都聚集在那里,那里面整天搞活动搞沙龙,就是一个创业基地。

其实广东互联网的甜蜜生活才开始,怎样才可以后发制人反狙击呢?互联网到今天也就发展5000天,事实上,互联网可知的十个阶段现在才走到第三阶段“生活的流”。在接下来的10000天里,有我们广东崛起的好机会,互联网走到第四阶段,也就是“行为流”,到那时,穿戴式设备才真的横行天下,那是谁的时代?广东的电子、加工、制造、创新……实力敦厚!只要加上互联网基因,我绝对看好广东。

阅读上一篇:【酣客生态】箴言:吃饭,是人类最愚蠢的习惯

阅读下一篇:酣客生态大学开始报名了

相关阅读

推荐阅读

热门标签

热门阅读